综艺动态

戴厚英生前专访3中国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去迎接新世纪

2019-11-10 03:37: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英

在整理我的书稿的时候,从资料库里找出了这篇没发过的访谈。就在这篇采访后不久,她不幸被抢劫的歹徒在杀害,而且凶手正是她中学时期一名老师的孙子。

仅仅以此文,深深祝愿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的戴厚英老师,希望她一切都好!

戴厚英,生前系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1996年8月25日在上海家中遇害,享年58岁。她在短短18年创作生涯中,一共出版了7部长篇小说、两部中短篇小说集、两部散文集、一部还没有完成的自传。

这篇专访是1995年我在复旦大学读书时完成的,现在首次发表,这里是第三部份。

戴厚英生前专访3中国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去迎接新世纪

记者:最近在您的作品中出现了一些神秘现象,能谈谈吗?

戴厚英:是的,是生命中的一些神秘现象,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在我自己身上发生,比如做梦,已成为一种预言,而且常常很准确。人的存在还有另外的意义,即对这类存在的追求。

另外,国内最近出现了一种神秘文化的寻求,这种神秘文化的兴起,是有它的原因的,这种原因有可能引发像我这样的人在生命本质中有一种不能遏止的兴趣。

我现在之所以读佛经也是这样,追根求源,到底人是怎样的,世界到底有多大,生命有多长,确实我很有兴趣。也有文化上的意义,一般老百姓希望对自己的生命有个把握,如算命卜卦,但我呢,还有一个目标,我希望各种各样的知识都能了解,来寻找中国文化的方向。

戴厚英生前专访3中国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去迎接新世纪

记者:怎么看待传统文化热?现在好多作家都深入到其中去了。

戴厚英:我本来是思想很解放的,也从西方那里拿来过武器,但我在欧洲、美国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就觉得在文化上我们不能都向西方学习,因为西方文化也有很多缺陷,他们自己也碰到许多问题,西方文化不能够直接搬到我们这儿来。

中国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去迎接新世纪,所以我是带着非常明确的目标去读儒家道家释家的,这个是中国文化的主题,我希望我能从中发现思想的资源。我读了以后,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我们自己的文化十分伟大,特别是与西方个人主义相对的,限制过分的个人欲望的东西。还有不是实在的而对现实存在产生影响的,比较空灵的方法,非常欣赏。

在我们这个不发达的国家里,有一个怎样富起来的问题,极端扩展自己的物欲,就把一个人物资化了。西方的现代派,就是这样产生的。就是对于这类极端对人物化的讨厌和否定,因此就有现代派的哲学现代文化艺术。

反过来,如果我们把我们民族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继承拿出来的话,我们就可以给西方提供修正他们文化缺点的东西,我们文化当中一些优秀的东西就会被他们继承。这些年海外一些学者为此做了很多工作,而且我也读了他们的不少著作,收益不小。他们在国外能够发挥研究我们的文化,是很不简单的。

戴厚英生前专访3中国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去迎接新世纪

记者:“诺贝尔文学奖”始终是个使人关注的现象,请谈谈您的看法。

戴厚英:“诺贝尔奖”是一种很高的荣誉,但我们不是为了拿“诺贝尔奖”而写作的。何况“诺贝尔奖”并不是衡量我们中国文学的唯一标准。如萨特就有勇气拒绝“诺贝尔文学奖”,他觉得人家评选的观点与他的文学观点并不一致,他就有勇气拒绝。因为他有他自己的思想、艺术价值与寻求。

记者:人性、人道主义在您的作品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我想这决不是偶然的吧?

戴厚英:人性、人道主义、人文精神是我至为关注的东西,也是我创作中努力掌控的坐标。人有灵性和悟性,更寻求超越。在今天这类超出主要是要超越物欲横流的社会。人常常被偏狭的理性或者片面的理论所误导,准确他说是没有找到正确的理性。

我的体会是灵性与悟性不应当被偏狭的理性所遮蔽。宇宙运行,天地混饨,都有秩序,所谓天行有道嘛,彼岸也是有的,这是一种光明完整的大境地。灵性与悟性恰能让我们直接感受天地之道。人不要太依赖感觉,不要满足了感官而失去了心灵。

人性是我永远关注的,我会写下去。面对世界与人生,创作风格会发生变化,置身于大变革的背景中的生命也会变化,包括思想、精神、生活方式等等,但我所关注的是人性,这不会变。我还会写出更多的作品。

记者:您如何看待您所说的这类精神、信仰、道德的危机?

戴厚英:很简单:人类不想灭亡,总会拯救自己。信仰危机不光中国有,西方也有。现代人对理性过份信任,靠着这个无止境地去征服世界,征服自然,也因此才会有绿色和平组织出现。人类面临各种危机,随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振兴、研究和发现,中西文化的整合,人类会找到前途。

记者:您后期创作是不是有些回避现实?你早期小说中那种尖锐风格仿佛在减弱。而对现实的批判,对于非人性的鞭鞑,这在当代作家应该是不可或缺的。你认为呢?

戴厚英:我觉得我后阶段的作品并不是回避现实,而是有所提升,思考的层次和角度与前1阶段有所不同。后阶段的作品中对现实的批判与灵魂的开掘依然有反映,只不过是轻松、调侃代替了愤怒与谴责。

我仍然直接向每个人的灵魂发出呼吁。我认为没有健康的灵魂也就没有健康的世界。人的生活、处境卑微并不可怕,心灵的卑微、理智的蒙蔽才是最可怕的。我希望我能站得高一些。文学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与角度,既要与现实契合,又要保持距离。

我敬佩并且崇敬鲁迅,我想做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有着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见解,不屈不挠不依附权势。尽管这很困难,但我一直在努力这样做,既为自救,也为民族。我有这个愿望,或许这个欲望是有“野心”的?

西地那非吃多少

西地那非片作用

西地那非用量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